白菜娱乐网址大全

尝一口蟹香回忆
作者:蔡伟  时间:2019-11-05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秋风起,蟹脚痒,一场凉过一场的秋雨之后,超市里的螃蟹便被摆在了生鲜区最显眼的地方。孩子们叽叽喳喳的拿着钳子戳的螃蟹满世界逃窜,张牙舞爪,大人便盯着最活泼的,逮着进袋。

回家之后,孩子也会学着大人的样子拿着一把小刷子一本正经的胡乱刷洗。挑蟹、洗蟹、绑蟹都已经做过了,蒸熟之后的螃蟹,她怎么也得尝尝,于是尝出味道来之后,便时不时的嚷嚷着要去超市买螃蟹。

大闸蟹是这几年才频繁进入寻常百姓家的,可是螃蟹入嘴那绝对是我们小时候的美味。

我的童年假期大抵是在舅舅家度过的,每年放暑假的时候,我便成了舅舅家的正式成员,一个夏天,我都和表哥表姐们混在一起,舅舅家附近有一条河,于是上山下河、钓鱼摸虾、爬树摘瓜,闹得鸡犬不宁,外婆怕我们受伤,跟在我们身后喊着慢点、慢点,但终究她走得慢,被我们远远的丢在后面,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“小土匪”瞬间消失了身影。

每次洪水过后,表哥表姐便会领着我们去河边,河床上,那些坑洼中还蓄满了水,赤脚踩上去,都是软软的沙子,来回的踩踏之后就变成泥浆,从脚趾缝里逸了出来,顺着河沿,找着那些半掩于水的石头,小心翼翼的挪开,那些缝隙里,伸手就能抓住小螃蟹或者摸到小螺丝,或者用竹篓,再放点肉进去做诱饵,顺着水流的方向,设置陷阱,也能捕到一些小鱼小虾,可我是山里的孩子,不谙水性,不擅长捕捉,于是一窍不通的我,被表哥表姐们教过几次之后,便被嫌弃,只能眼巴巴的围在她们屁股后面团团转。

她们到底是水的孩子,总是每隔一会就会有收获,高举着战利品一脸得意洋洋,看着自己两手空空,到底气不过,便也学着去翻石头,去网小鱼,可终究白忙活一场,便窝着火拿着树枝去捣乱,故意把水搅浑,被教训之后,又会一个人跑到旁边生闷气,嘴里嘀咕着,把眼泪蓄在眶里,不大一会儿,见没人理睬,好像也没那么生气了,又会屁颠屁颠的跑到他们身边,看他们继续往篓子里扔螃蟹、小鱼小虾。

因为我的不善捕捉,我总能捡到一个好差事,保管他们的战利品,于是双手紧紧的抱着篓子,护在胸前,等到他们谁捉到鱼虾蟹的时候,赶紧跑过去,投到篓子里,这边叫,那边喊,自己跑来跑去,却乐此不疲。等到篓子里有螃蟹的时候,它们总是顺着篓壁爬来爬去,妄想逃出去,于是自己就更忙了,一边要接战利品,一边还要监视这些越狱者,等到它们要爬到篓口的时候,便用树枝戳下去,掉到篓底的螃蟹,不一会儿又继续往上爬。

有时候遇到他们捉到小螃蟹,又没法塞牙缝的时候,表哥就会拿给我玩,但无奈,它们那未露锋芒的蟹钳依然会吓到我,表哥便用一根长长的绳子绑住螃蟹,我握着绳子的另一端,像溜宠物一样。

晚上回家的时候,外婆便会把这一筐小鱼小虾还有螃蟹,清洗之后,放在锅里油炸,我们一个个在灶台前挤着头看,生怕错过了什么,待到小鱼金黄、小虾淡红、螃蟹深红的时候,捞起撒上盐,便是舌尖上的美味。

一阵你争我抢、囫囵吞下之后,外面的天也黑了,天上的星星打着灯笼,萤火虫也开始在草丛中漫舞,这时,我们便丢下一桌的狼藉,拿着扇子去扑萤了。

后来,我们为了求学,为了工作,慢慢的远离了外婆,表哥表姐和我也慢慢的有了自己的家庭,孩子也有当时我们河边摸鱼的那般年纪,只是他们现在不兴去河边钓鱼摸虾了。

小时候的美味,现在再也没有吃过了。桌上一盘大闸蟹,个个蟹肥膏黄,是那个味,又缺了那个味。